好男儿张超为什么不火 自曝不想只做颜值系偶像

  • 时间:

  “所以我对自己的要求也是这样,因为我比别人晚很多。07年的那场比赛,给我们带来了很多自信。很多人那时候说这些人没有几个能出来的。但我觉得比赛的时候,有很多很多的人,有唱歌很好的,有表演很好的,但是都刷下去了,前十怎么把你选进来了?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个特质,这个是变不了,这是那一批人的一个特点,我觉得任何时候这个特质都是不会被取代的。”

  ”谈及未来,张超表示:“不想只做颜值系偶像,当个好演员才是对自己的要求,未来会去尝试更多具有颠覆性的角色。

  顶着当年好男儿全国第五的称号,张超却选择了在出道一年后,远赴台湾追寻音乐梦,几乎零收入地从制作助理开始干起,然后一呆就是六年。期间只是偶尔的在《人在囧途》这样的电影里客串帅哥甲。亦或者是《爱情公寓》里的惊鸿一瞥。六年的时间,张超和这个圈子始终保持着距离。直到以男二号的形象出现在徐静蕾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重新回归大众视野。

  当年的《好男儿》节目曾诞生了一批很有颜值的男明星,李易峰,乔任梁,井柏然等人。而张超就是其中一位,好男儿全国十强中的第五名,然而在出道一年后张超就消失在大众的眼睛里,随着李易峰的这两年走红,很多人网友就好奇同时好男儿的张超为什么不火呢?对此张超说李易峰也不是一下子就红起来的,每个人都是经历不断的沉淀和积累,而自己就是在不断积累的过程,不想只做一个有颜值的偶像派。

  生活中的张超,似乎也秉持了工作中追求颠覆和专业的态度。在“网易热”媒体快问快答环节,被问起“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时,张超笑着自爆:“哈哈,我平时有喜欢织毛衣的怪癖。水平还挺高!给自己打的毛衣,别人看见都以为是买的。”令媒体惊呼:“天哪!这个年头竟然还有会打毛衣的男生!”说起张超的“另类实力”,可不只是打毛衣。他向广大粉丝透露说:“你们平时送我的花,我都会带回家,没事就拿来练练插花。”

  或许很多人想不起这个长得高鼻深目,深情有些忧郁的男孩曾经是好男儿的人气选手。但这似乎正是他所想要的,就像当初厌倦了“午休中的通告见面会”这种被安排的生活,任性的放弃人气偶像不当去做了助理。27岁的张超并不打算靠颜值吃饭,并拒绝被打上小鲜肉的标签。所以接下来,不管是《爱之初体验》中的屌丝男主角、还是《谋杀似水年华》中搭档阮经天、angelababy、郝蕾等一众电影咖,亦或是正在拍摄的《大话西游终结篇》中的牛魔王。张超同样也是带着任性和野心去的:“要做就要做个好演员,要走就走实力派路线。”

  被问到是不是想拍受粉丝喜欢的戏时候,张超说:“是在我说想拍戏的时候,他们觉得我有点玩票的性质,可能会玩一玩就放弃了,说你可以去于正的那个戏,因为要拍四个月,如果能坚持下来的话,这证明你想拍戏。然后我就一个人去了,任何工作人员都没有带,每天我就一个桌子、一个椅子,每天现场粘那个头发,那个戏几乎我都是在别人后面去演戏。”

  2007年,张超凭借《加油!好男儿》展现了其出色的音乐天赋,此后因陆续出演《网球王子》《有一个地方只有我知道》等影视作品而进一步为人熟知。近日,这位“好男儿”接受媒体采访时让媒体看见了他“高颜值”偶像不为人知的一面。 从歌手到演员,这个转型一定挑战重重,张超怎么突破自己的?他回应:“演戏就像捅破一层窗户纸,没捅之前都会觉得很难。最近一次演戏,因为镜头感好受到导演的认可,想起来应该是自己平时在学摄像摄影,这些都会对演戏有帮助。”这就是网上流行语“明明可以靠长相,却要拼实力!”

  “那个戏我从横店最热的时候,拍到最冷的时候,拍了四个月,没有戏的时间很长。没戏的时候我就去现场看别人演戏,我每天要做这些事情,这个其实是锻炼自己的东西,当别人说你都无所谓的时候,我要告诉我自己,我其实是特别有所谓的一个人,我一定要去。”

  当记者问到关于比赛完就消失不怕丢粉丝和人气这件事的时候张超说:“有些东西是你没办法一直留住,包括现在我们这批人在变好,其实在关注你的多多少少会有些旧的人,也会有些新的人。有一天一个人问我李易峰这两年红的越来越好,你有什么看法?我说李易峰也不是这两年突然红的,他也是之前做了很多很多的东西,包括井柏然,才到现在这样。所以这都需要一点一点的铺垫和积累起来。”